英烈千秋僅企鵝相隨

英烈千秋僅企鵝相隨

9-3軍人節前夕,趁著假日沒有事,到鯉魚山上去走一走,看到有人搭好了棚子,生才想到了明天是九三軍人節,身為公務員晚輩,先到這裡向祠中供祀的英勇前輩以三鞠躬禮表達心中的敬意。

回來家後我仔細查了一下「忠烈祠祀辦法」及「入祀忠烈祠審查作業要點」等規定,發現能夠入忠烈祠內每年被地方首長率領地方高階軍警及那些被動員的學生們來祀奉的人,己從軍隊作戰英勇而成仁的軍人身份,在承平時期隨著時空的轉移及社的變遷,已變成了殉職官兵、殉職警察、義勇警察、民防人員、消防人員、義勇消防人員、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及忠烈殉難人民等種身份了。換句話說,現在在祠堂之中有包括軍、公、警、消及一般人民等等。

經過我再詳細的查證文獻,「忠烈祠祀辦法」之所以會修正,將殉職警察、義勇警察、民防人員、消防人員、義勇消防人員或其他公務人員等得以入祀忠烈祠,乃是因於1997年(民國86年)白曉燕命案發生時,為了圍捕陳進興等兇嫌而有員警例如曹立民等殉職,內政部警政署為了鼓舞警察工作士氣,認為對殉職警察人員宜予表彰重視,因此簽請內政部修正「忠烈祠祀辦法」,將入祀忠烈祠之對象,從抵抗外侮、抗敵或其他忠勇義烈殉職官兵與殉難人民,能擴大至殉職警察。之後內政部開始彙集各相關機關意見,而消防署亦表示消防及義消人員在維護公共安全,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其工作之危險性、勞力性、特殊性亦不亞於警察人員,因此也建請能將消防與義消殉職人員納入入祀忠烈祠之考量。

    1997年6月3內政部召集省政府民政廳、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福建省政府,以及內政部警政署、消防署、法規會、民政司等相關人員開始針對忠烈祠祀辦法入祀條文的修正進行探討。嗣後經過幾次開會討論乃定案,而於1998年(民國87年)48日以行政院台八十七內字第14661號文,發布修正忠烈祠祀辦法,正式將殉職警察、義警、民防、消防、義消、或依法從事之公務人員,均得以入祀忠烈祠。(本段引自:褒揚及忠烈祠祀榮典制度之研究)。我再查「褒揚條例」第1條立法理由,中所明示的精神(為褒揚國民立德、立功、立言,貢獻國家,激勵當世,垂之史冊,昭示來茲),則是國家對於上述這幾種具備公務人員身份因為英勇為國為民而死亡的一種尊敬與表彰。

諷刺的是當時白曉燕命案發生時,為了圍捕陳進興等兇嫌而殉職的專科警員班的學長曹立民當下並沒有得什麼質的保障,反而是因為他的殉職,造就了後來軍公教警消有相同的情況,可以入祠獲得社會的肯定及國家的表楊,而還活著的人抓緊了這個機會,搶功的搶功,做秀的做秀,當時還鬧上了國際頭版(因為那也是涉外案件)。
   
時間過去了,人們漸漸淡忘了這件事,忘掉了警察、消防人員在第一線工作的危險、辛勞與努力。大家被政客說服了軍公教警消的退職是多麼的優渥與不公(對某些人而人),於是乎開始大砍軍公教警消的退職金,以達到某種形式的齊頭式之平等。如今社會的氛圍是軍公教警消的退職金相對的比勞工多並且優渥,這是不公不義,必須變成改革的對象。無奈的軍公教警消只有背負起這個歷史的共業的罪人,成為改革的對象。許多公務員一輩子競競業業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服務,他們沒有想到,辛苦了大半輩子,到頭來換得的是一個罵名與批判,相對於在祠中的先烈
軍、公、教、警、消人員,他們反倒是不用再成為批闘改革的對象了,至少他們的名節己有法律在保障他們我在九三軍人節前夕,造訪了這裡,查閱了相關的文獻與記錄,才對於忠烈祠的過去與現在有了初步的認識,心想過去這能夠對於社會有貢獻而犧牲生命的學長與長官們,能夠獲得社會的肯定與敬重褒揚,對祠內的先進們這是份晚到的殊榮但確令人不勝欷噓,而這些先烈英雄們,他們至少還有企鵝們與他們長相左右。

   

這則新聞看了之後更眼淚直奔不己,如果我還在警界,我或我的同仁也可能是為百姓安全犧牲自己性命的人,但經我查證了一下,入祠忠烈祠還有其他同時段發生的案件(如同我上述所提及的案件),每件都是令人不勝希虛,盼望以後不再發生這種令人鼻酸的事!

反觀對於現在公務員尷尬的處境,對於有自尊心的人來說,這確實是生不如死的委屈及卑鄙。我個人覺得,身為一個辛苦工作的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一份子,我並沒有虧欠政府也沒有對不起社會,更不是大家眼中所謂的米蟲。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他們辛苦工作了大半輩子之後卻飽受到了社會各界的歧視,變成了社會改革的眼中釘肉中剌,我亦身為其中一員,雖尚未至退休年齡,但我己覺得政府對公務員的各種不友善與不公平。這種不公不義的情況,我願意挺身而出,站出來為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代言發聲,爭取合理退休制度,保護公務人員基本尊嚴。

這是我對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的承諾。

我是Peter 我叫陳允萍,請與我一起改變台東、改變未來!!

留言板

Free Global Counter

民眾問題通報

立即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