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問題通報

立即報報

參選政見

  • 1.我誓言為弱勢代言發聲,全力協助台東地區優質社福團體與社團取得需要的社會資源,照顧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 2.我誓言為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代言發聲,爭取合理退休制度,保護公務人員基本尊嚴
  • 3.我要督促政府建立台東優質的旅遊環境,提昇台東觀光產業水平與世界接軌,建立台東為東南亞最佳旅遊天堂
  • 4.我已自行建立民間台東縣民通報網路專線,要強力監督政府各項施政與措失,遏止貪官污吏,糾舉腐敗無能
  • 5.我要鞭策各級政府改善台東交通設施,解決台東對外缺乏安全回家的路與對內往來交通之不便問題
  • 6.我要督促政府制定友善動物環境之地方法規,立法保障與規範愛護動物,妥善解決流浪貓狗與其他野生動物問題
  • 7.我要督促政府協助台東農民昇級產業,有效運用各項資源發展台東在地特色綠色黃金產業
  • 8.我要督促政府整頓台東各項體育資源,讓民眾皆可便利使用各種運動設施,將台東成為運動人才之藴育搖藍
  • 9.我支持台東傳統節慶活動,督促政府重新檢視各項施政,保護並發揚台東傳統宗教節慶活動,促進台東觀光發展
  • 10.我要督促政府重視台東人口老化與出生率降低問題並提出因應對策,建立友善老人與婦幼各項設施與政策
  • 11.督促政府解決台東醫療人才不足與醫療資源缺乏問題,讓台東人得到與西部相同的醫療品質
  • 12.督促政府重新活化鯉魚山風景區,解決佔用風景區內之噪音與賭博亂象,重現往日風華,促進台東市觀光發展

為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代言發聲

我自1992年初任公職即在台東服務,因為一直在基層公務体系工作,深知政府的各種制度對於公務人員不合理的待遇,也感同深受這其中軍、公、教、警、消人員基層公務人員的不被尊重。自從政府推動年金改革以來,我遇到了第一場退休公教人員的抗爭事件, 我好奇的在人群之中觀察各種現象,尷尬的是不論是在前線的執法者學弟妹學長姐們,或是在第一線抗爭的退休軍公教人士,竟然都是我的舊識與同袍、先進與後輩。

我心裡在想著,是什麼政策能讓社會這麼的撕裂彼此,是什麼樣的氛圍能讓這些原本是政府的公僕站出來護衛他們的權益時卻變的讓社會大眾所仇視他們,又是怎樣的情況與政策會讓社會各階層產生彼此鬥爭的心結。

我覺得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並沒有虧欠政府也沒有對不起大家,他們辛苦工作了大半輩子之後卻飽受到了社會各界的歧視,我亦身為其中一員,雖尚未至退休年齡,但我己覺得政府對公務員的各種不友善與不公平,我願意挺身而出,站出來為基層軍、公、教、警、消人員代言發聲,爭取合理退休制度,保護公務人員基本尊嚴。

為弱勢發聲代言

相對於其他行政區域而言,台東是一個資源非常困窘的地區,我經常在台東的各個角落到處去服務有需要的人們,見到了有許多的面向的困窘情況,老人、婦幼、身心障礙、新住民、移工、失業等等,都極需要社福資源益助,在這當中更有許多的有志之士結合了社工、志工等組織,以社團或基金會等型式為主軸,運用所得到的資源去協助各種不同面向的困境人士,我看到了這些人民團體的工作成效遠遠比政府有限的的人力還來的有效率,但往往所能得到的資源都不夠用,尤其在台東這個偏鄉,這些年來我勤走台東各偏鄉,所見所聞,為偏鄉的社福資源分配感到十分的不平。

有一次我出差行動服務到台東長濱鄉去找吳若石神父,在與他聊天中,他告訴我他對於長濱的原住民及新住民們沒有工作,覺得很心疼,他想要教他們學習腳底按摩,讓這些人可以習的一技之長,可以幫助家人健康,又可以有固定的收入,改善家庭的經濟狀況。我覺得吳神父的點子非常好,但好奇問他為什麼沒有執行這個理想呢?他說他找了很多資源,從民間到政府,從地方政府到中央,都得不到資源來協助,覺得很苦腦。我於決定是用臺東縣外語通譯協會的名義,幫他撰寫了一個偏鄉新住民就業發展執行計畫,一開始也是到處都碰釘子,找不到資源來執行,這個計畫就這樣子躺在我辦公室桌上很久。但是後來巧遇了一位西部來的執行長(伊甸基金會)他說今年他想做偏鄉的議題,幫助台東的新住民,我於是將這個計畫給她過目,如此一拍即合,伊甸基金會執行長隔日就打電話向我說他們要來執行這個計畫了。我好奇的問這些預算從那裡來呢?執行長告訴我,你別怕,資金我們來募,執行人員我們來出,而我只要幫忙找人來上課,和吳神父一起將這個助人的計畫完成便可。於是我運用了手頭上的行政資源,全力協助宣傳這個案子,在成功、長濱甚至跑到花蓮縣的靜浦、長虹橋等處去找那些在餐廳打工的新住民,邀請他們來學習吳神父的腳底按摩手藝,更從台東新大老遠的多次前往長濱去看大家上課時學習的情況,也順便給大家打氣。

這己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但每次我行動服務去長濱時,一定會去看他們工作的情況,而現在這個計畫還是不斷的在進行之中,目前己經培養出很多位在地的新住民腳底按摩師父在當地工作落地生根了,漸漸的也有看到當地年青人的加入,加上原來就有的原住民師父,吳神父的教堂在當地逐漸的形成了一個知名的遊客必經的景點,當地來學習腳底按摩的人經濟也改善了許多,年青人的回流、新生兒的出生,人口外流的情況開始有了變化,當地居民的各項條件逐漸好轉,這些當初撰寫這個計畫時的遠景一一的實現。每次我經過長濱天主堂去看大家時,大家臉上的笑容,讓我知道我當時的起心動念幫吳神父撰寫的計畫是成功的,而能夠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大家改善生活,我心底也中分的喜悅。

但從另一個方向來檢討這個問題,我發現社福的資源分配十分的不合理與僵化,一個要不是出現一個我這種雞婆並有心幫他們撰寫計畫同又用盡手頭上公部門行政資源來協助他們,要不是有伊甸基金會的執行長的想法與執行力、要不是有這麼多辛苦的社工及志工們的堅持,這個計畫不可能實施至今並造福許多當地偏鄉的人們。而現今政府社福資源補助的僵化制度下,有許多的熱心人士及有理想的人,無法去實現真正能夠助人的理想。 我於公於私,都願意站出來為這些熱心助人並且有理想的團體發聲代言,爭取各種權益及資源,做真正對社會、對人民有幫助的事,也這也是一輩子的志業。

留言板